当前位置:手机北京pk10开奖 > 娱乐 >

盧斯達:中國在香港的惡性循環-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开户送彩金可提现  发表时间:2018-06-06 19:43

  中聯辦的張曉明說,香港直轄於中共,高於三權。這講法不新鮮,從不同的人口中講出來,都已經不下幾次。黃絲泛民用奴性的用語再三高呼「香港不是『內地』」,沒甚麼營養。幾十年養成的香港一代人,整個政界做反應,也竟沒甚麼人講得出事情的本質,這是中國的帝國主義宣言,確立自己是香港殖民地宗主國的地位;但它又是絕命書,它點出了香港特首容易不利中國控制的現實。

  張曉明的講法,揭示出香港特首權力幾乎無限大的現實。中國在香港的地位,是殖民政權——國企擁有治外法權、走私賊也有特權,受到禮遇、特首疑似貪污犯法,也能大事化無;但張曉明卻說出中國殖民香港更深的一面:在帝國邊陲的殖民官首長,因為山高皇帝遠,加上英治以來建立、《基本法》再確立的自治機制,香港特首不受香港節制,也更不受中國節制。這就像很多帝國的歷史,當擴張到一個程度,就無法控制邊陲。

  香港的情況則更複雜,因為當初要收回香港主權,也要實際利用香港作為一個「可以控制的外國」,作金融、資金和人口白手套,所以對香港一直以來建立的自治地位,幾乎是照單全收。香港特首的權力來自中國,但在實際上可以違背中國利益。梁振英利用特首之位,用反向的方法幫香港建立本土意識,而中共文攻武嚇,卻對梁振英這個香港最大本土派一籌莫展。

  代表中國右翼帝國思維的強世功,則緊隨其後,指香港未去殖,質疑兩制是否已不合時宜——這並不只是對香港的分離意識不滿,更是鞭撻以特首為中心的香港自治體制。既然特首超然於三權,那麼長遠而言不如就取消兩制吧﹗強世功就代表這種一元化的、激進的對港思維。

  中共口中的「殖」,指代了中共無法完全控制香港的現實,而中共有相當不少的人,對這已經不耐煩,希望能夠完全吸收、直接控制香港。特首的職權,長遠而言是中國統治香港的絆腳石,而非助力,因為這個職位叛服不常,而且有這個能力。

  殖民帝國的邊陲,就是有這個兩難。要吞掉一個異質體制,唯有在開局時對它妥協;但中國的民族主義鷹派,又追求單一體制的一元民族主義,希望將自己的制度、文化完全取代新領地。但香港對中共當權派的實際價值,是由於她的位置是一個中共可以控制的「外國」,是中共的逃亡和轉圜要道,有極大油水可撈。因此,強世功這類對港思維,在國族的立場上站得對,卻是違背中共自己的利益。

  可以想像,中共的當權派會嚴辭駁斥這類主張。就像佔領期間,據指有人想用實彈射殺港人,但上面報以一句「香港不是北京」,阻止了。這當然不是因為他們愛惜人命,而是看重香港的戰略地位,不會為了區區一場示威而放棄。

  白手套如果染污了,就不值錢。這就是中共黨內來香港來造文章的機括——你不從,我就在香港搞一國一制,弄染你的白手套,從而損傷當權派的利益。所以這些話大概不是說給香港人聽,而是講給中國人和美國人聽。

  海歸中國教授閻小駿最近說,自己的《香港治與亂》一書正式被國務院批准,會出簡體版。他在面書上這樣說:

  「我不贊成改變香港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和賴以生存的核心價值,這些制度和價值不但應該得到尊重而且應該得到珍視。第二,因此,我更希望香港人能夠認真考慮我在《香港治與亂:2047的政治想像》中提出的一系列觀點。我在書裡提出的辦法乃是最大程度保證香港的自治空間和保存香港的核心價值的最好路徑。個人認為,捨此之外,並無他途。捨此之外,並無他途。

  如果我提出的辦法香港社會覺得仍然無法接受,那恐怕最終就只好按強世功和張志剛提出的辦法了。那樣的話,對香港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他代表的那一派,就是中共實利派的利益立場,半勸半恐嚇,叫香港人不要再挑戰中共的控制,否則白手套弄染,就會一拍兩散。

  但問題是,中共的一國邏輯、民族狂熱,往往是彈出彈入、沒有法度、龍門任搬。在鄧小平年代給予的合理期望,在今日可以違背,在明天也可以想像會隨意改變。因此,這些都是香港本土主義的養份,而因為香港主體越來越大,中共想要完全移植其體制的慾望,也會越來越大。而這不是一個人力可以阻止的過程。中國的下場就四個字,飲鴆止渴,它會在香港不斷令自己陷入自殘的惡性循環。

  強世功也好像曾經說過一段話,這也是對中國自己的自證預言。他說,中國是一個偽裝成民族國家的帝國。但這帝國也不是真的,因為他自我期許是一個民族國家,偽裝自己是一個單一民族,因此不可能忍容異質體制。

  長期利用,充份打算的算盤,在中國一窮二白的時候打得響,但經過三十年的經濟發展,中國的擴張慾早就發脹,中共在香港,有些人的利益大一點,有些人的利益小一點,於是中共至少會分為「完全消滅香港派」和「柔性統治香港派」兩邊。而香港的大小文化人、泛民政黨,也就是「柔性統治派」的駐港特派員,半推半就在香港叫人投降,不要抗爭,例如紀念「開明派」趙紫陽、叫香港人要尊重中共,否則對方就有「藉口」收緊兩制之類;或者如劉進圖之流說香港要乖,不然黨內「開明派」沒東風可借——這就很能解釋他們打壓本土人政治議題的動機。因為一拍兩散、染污白手套,中共當權派最不願意,所以便要借泛民、「開明」人士來勸架。

  但中國永遠有在野派,在野派一定識得在香港強推一國,倒政敵的米,而且這在國家單一制的立場名正言順,當權派根本沒藉口反對。

  因此,中國在香港的局,只會越來越差,這是人力無法挽回的敗局,香港的權貴階級,壓不住備受剝削的本土人,港中一拍兩散,必定是各方自行其事之下的必然結果。這是必然的破局。這是中國的惡性循環,但對香港來說,只是死一次就會重生的窄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2015年9月12日,在等候了一段时间之后,政府相关领导与受灾较重的海港城和启航家园的业主代表再次开启了座谈,海港城互助会平台受政府和业主代表委托,将业主代表记录的会议纪要发布如下。

  (原计划宗国英书记参加会谈,由于市区领导慰问烈士家属,宗国英书记也去参加慰问,无法出席座谈会。滨海新区区长张勇、副区长张传捷、东疆港保税区管委会主任张爱国等领导共9人,受宗国英书记委托与业主代表召开座谈会。海港城业主代表谢法国等20人、启航嘉园业委会及代表8人参加了座谈。)

  滨海新区区长张勇开场白:希望大家敞开心扉,坦诚相待,理性表达诉求。直接交流,尽量不要乱,清楚阐明想法。

  东疆港保税区管委会主任张爱国:东疆管委会8月5号接管居委会工作。负责辖区内三个小区的建设和管理工作。先请海港城业主代表说一下想解决的问题。

  业主代表袁勤韬:事发一个月,我们每栋楼选取楼代表组成临时业主委员会。一刀切的做法伤害了业主的心,1000米红线之内选择面最窄,大家普遍不能接受。上次会议说过1000米之内会有政策倾斜,想了解1000米之内的倾斜做法具体是什么,政府方面如何考虑。

  财政局梁局长:1.3是考虑了在前期的所有费用补偿以及后期安置。16%也是考虑了二次装修和改善。从高是考虑合同价格和评估价格两者就高。考虑了后期规划,同时考虑现在的评估价格。公共区域的修缮也未算进去。室内财产评估也未计入。包括家电、家具、装修、日用品等。考虑这些未加入的内容,赔付比例会有一定的提升。

  业主代表王大爷:我们要解决的不是财务问题,而是生活问题。我们要求同等的生活环境。

  启航嘉园业主:事发当时,邻居真的很团结。我们自己解决了身体上的伤害,精神上的损失太大。

  业主代表孟祥吉:英雄不分编外,房子也应该是一样。家园也不应该有区别。

  业主代表王大爷:相信政府,相信领导,我们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遭受了重大损失。政府还要计算社会稳定,要算大账。

  业主代表袁勤韬:我们要的是居住权,按照目前的赔偿方法,我们也买不起房,我们需要的是能够让我们买得起房的评估价。

  业主代表:合同是期房价,不是现房价。我们想能不能考虑现房价格作为参考。开发区周边塘沽房价均高于我们当时的合同价格。按照合同价,我们都买不了。能否由政府出面按照现房价格指导评估公司的评估价格。

  业主代表柴功伟:就海港城周边环境,轻轨,周边商圈,医院,学校。有人说可以买生态城,生态城没有相关配套。个人举例本人的买房及回购后的的资金情况,无法实现二次购房。

  业主代表李明:请领导解答关于政策倾斜的具体实施方案。

  房管局郭富良副局长:关于评估:房屋质量安全鉴定结果已经公布。1号楼1904因为失火燃烧,钢筋暴露,导致1号楼为安全B类。其他均为A类。爆炸发生后,两公里范围内7个小区是有安全问题的,所以当时是有戒严的。政府要求房屋修缮按照原交房标准修复。不同损失的房屋修复标准有所区别。室内损失对受灾重的也会按损失情况赔付。周边环境的修复也会重点规划和修复。评定楼盘品质好坏的直接标准是价格。决定价格的要素有地点、配套、物业、装修材料等。海港城房价介于10500元至12000元之间。要和812之前那些同等价位的楼盘比较。建议在同类楼盘内选择。周边环境的改善是政策之一。

  业主代表王喆:我们相信政府对受损房屋鉴定的结果,但是在这个鉴定结果中,使用寿命和抗震等级的结果没有出具。我们买的是70年产权。7.5级抗震等级现在是否能实现。后续再有类似灾害,若抗震等级达不到,如何解决?

  张勇区长:出现事故政府和大家一样痛心,大家的感受政府了解,感同身受。这个地区有这样的厂子存在出乎政府意料。三次爆炸接到通知后,新区政府领导赶到现场。进了7号卡子门离火场只有三十几米。听说马路上到处是伤员。我们开通快速疏散通道,开放医院绿色通道,从市区调拨100辆救护车抢救伤员。一方面控制火场,一方面抢救伤员。我们和大家一样痛恨事故责任人。大家提出的问题,我们也和大家一样等待答案。我们不会袒护失职渎职人员的责任。就目前大家面临的困难,可能我们做的确实不够好。有人质疑事故发生后政府部门都在做什么,现在就告诉大家。事故发生当天晚上开了一批学校和公寓,解决大家的临时安置问题。关于每个月2000块钱的租房补贴是否合理,也是无奈之举,当时就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开始组织清理危化品。划定两公里戒严区跟危化品的散落也有关系。50米一个格,每个格设定负责人,拉网式排查三遍。包括小区的屋顶,第一遍无人机,第二遍人员排查,第三遍防化兵洗消。收集到的60公斤化学物品,大部分为硝酸盐。现场的金属钠、钾遇水爆炸,也是后面几起小爆炸的原因。现场化学品遇水水解成俗称小苏打的物质,未发现危害。房间内的腐蚀痕迹,可能是电石(学名碳化钙)的化学反应。专家说最危险的是有机物和重金属,但是降解很快,不会有太大的危害。感谢大家给政府时间处理危化品。调动部队做第一轮清理,打扫公共通道。撬门一是为了在72小时之内搜寻伤员和遇难者,因为当时有很多业主无法联系上,怕有人还困在屋内。二是要清除冰箱腐败物,怕出疫情。有人问为什么急着修楼,是为了避免下雨的再次损坏。关于室内物品失窃,已经逮捕了相关嫌疑人,一定会从重处理。在维修过程中维修人员安全帽里配芯片,记录出入房间的痕迹。室内物品动没动和拿没拿不一样。前期排险和防化部队的洗消,有可能会动室内物品,不动是不可能的。我们有严格的纪律为了避免出现偷盗行为,最后施工单位要求施工人员出门翻口袋。最后回到房价问题,不能说业主要求的价格高,也不能说业主关于恢复原有生活水平的要求不合理。我们都能理解。政府再此过程中绝不是和业主算计这几个钱。我是新区的区长,钱是纳税人的,这决不是一个会、一句话就能定下来的。国家赔偿有国家赔偿法,公务员失职渎职也有法可依。如果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我们可以做到科学合理。在应急状态下做不到。在设计赔付方案的过程中,我们对七个小区以外的居民保留司法救助通道,对七个小区以内的居民不满意的也保留司法救助和社会救助通道。滨海核心区目前只有一个楼盘755套住宅,资源有限,已经不允许涨价。大家担心的问题,一是安全、二是环境。我们做出来的规划,就是希望有业主能留下来,这样走出去的业主才买得到房。周边环境建设有16项规划措施,包括实验小学建设,幼儿园建设,轻轨站改造,高速公路降噪、暗渠改造等。

  地震烈度问题:地震严重程度由震级和烈度两个参数来衡量。新区地震局的官方数据,爆炸烈度小于三度,能量2.7级。房屋抗震最低7到8度。对楼体不会造成伤害。

  业主代表李明:从专业角度提出几个问题:1、爆炸后的抗震等级能否达到初始设计水平。2、官方公布的环境安全评估数值是通过取样分析得出的,不能保证所有的土壤、水质、空气的环评数值符合要求。3、退一万步讲,即使我们选择维修回去居住,我们对周边环境安全持怀疑态度,不能放心居住。

  张勇区长:请大家对环境安全放心,这些数据都是经过专业人员测试的结果。在整个事故处理过程中,政府只有一个想法:让群众生活尽快恢复正常,新区生产尽快恢复正常。在处理这件事故中,政府的原则是不能让群众吃亏。原则:公开、公平、公正。财产评估由业主指定,房产评估由业主投票选择。我们给评估公司提出的是就高原则,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政府没有划线。时间,对政府也好,对个人也好,都很宝贵。要一套同样的房子,一定做不到了。应该从现在这个状态走出来,尽快投入到生产和生活中去。现在已经出现企业裁员,个人创业无法继续的情况。在这个过程中的困难大家都可以讲,能帮的一定帮。但是已经定出来的政策,无法更改。

  业主提问:铜制品被腐蚀,请问现场的化学品危害是否有潜伏期,是否有后续危害?这不是灾害,是伤害,如果起诉瑞海,也会牵扯到政府。精神补偿如何处理?

  张勇区长:在座的各位领导同志在现场呼吸到的危险物质只会比业主多,不会比业主少。我们一直在一线。当时在现场的伤员已经提取血液尿液检验,没发现问题。起诉瑞海也好,起诉政府管理责任也罢,政府不会回避相应责任。我们现在给大家的只是生活补偿,如果需要精神补偿,可以请法律部门的人员来解释。

  业主代表张莉:现在开发区只有755套,我们大部分人都没有可选择的选项。

  房管局郭富良副局长:开发区核心区房源较少,可以选择其他同等品质楼盘。

  业主代表王红:1.3和1.16的赔付比例,我们还是吃亏的。

  张传捷副区长:这个政策覆盖了大部分,可能还有不满意,如果不满意,可以走司法渠道。

  别墅区业主代表王宏翌:别墅是纯毛坯,一次装修不算在评估范围之内。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启航同问)

  财政局梁局长:个别问题个别解决,业主自行装修部分肯定会评估。

  业主代表柴功伟:现在既然无法变更系数,基数如何出具?

  东疆港张爱国主任:评估结果公示三天,如果不同意评估结果,可以申请鉴定委员会鉴定。鉴定结果还不满意可以走司法渠道。

  业主代表柴功伟:如何公示?

  东疆港张爱国主任:一、网上公示,二、送达本人。网上公示所有房屋一户一价,所有业主可以看到每一户的价格。送达业主手中的仅为业主本人房屋价格。

  业主代表谢法国:我们想要和政府谈,也是要寻求一个心里平衡点。政府如何让我们海港城和启航的居民达到心里平衡?

  张勇区长:不管是否有灾难,我们都希望大家生活得更好。大家细算一下,我们买房的契税、维修基金、公证费、装修,计算所有的税费和开销,在爆炸中受损的未上全险机动车的维修,我们都替大家考虑到了。现在楼盘就这么多,买房需求远大于房源,这就不是钱的事了。现在房源就这么多,我们在这里谈,现实就是这样。

  代表谢法国:我们这两个较近的小区,能不能给我们多一点补偿,不管用什么方式。有没有更人性化的考虑,补偿也好,其他方式也好。

  业主代表王大爷:我们要维护政府的尊严,我们要求1000米之内要有惩罚性赔偿。

  张传捷副区长:目前对小区周边的规划对于想要留下的人是最好的补偿。成为学区房,未来升值空间也很大。打乱业主原有生活,我们也给出了过渡补偿。如果几年以后升值,留下的就是最大的受益人。我们也给了大家租房补偿。有了规划,很快就能实施。

  东疆港张爱国主任:周围的规划明年812之前全部完成。

  业主代表谢法国:我们要求建立沟通平台,每个礼拜两次。为了避免群众与区领导之间的误会,也能顺利交换相应信息。要求张区长或者宗书记跟我们面对面沟通,这也是目前业主对政府误会较多,怨气较大的原因。在每次沟通会要回答上次会议的问题,并且确定下次沟通的内容。

  张勇区长:建立沟通平台,可以。一周两次,也可以。大家要确定自己是去是留,还要生活,还要工作,要从这个状态中跳出来。不希望出现群体事件。我们不管是在新区工作还是生活,都是在给新区做贡献。我们说出来的事情,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做到。现在评估已经在进行,希望大家配合。东疆港管委会张爱国主任配合大家确定时间地点。

  业主代表齐双利提问:14号的维修为什么不经过同意就开始维修?

  业主代表李明:现在这个通知给大家的感觉是,不是征求意见,而是强制执行。

  张传捷副区长:现在我们确实是通知大家维修,并没有征求意见,我们不回避这个问题。你现在说未经同意维修,还有很多人要求维修,可以看一下信访办的记录。我们做不到让所有人满意,不能再出现二次损伤。周一的维修一定会进行。如果有不同意维修的,可以不修,但是不能阻止其他业主的维修。不同意维修的后续维修视情况进行。恶意阻拦的,不能确定后续的维修是否能够正常进行。如果是需要拿东西的,可以多留一两天时间。

  业主代表袁勤韬:希望在评估价公布之前,开听证会对房屋评估价公开听证。

  张勇区长:这个问题下次会议答复。

  会后业主代表与东疆港保税区管委会主任张爱国讨论建立沟通平台,包括微信沟通平台和每周两次的例会制度,并要求区级领导参加例会。

  张爱国主任本人及东疆港保税区管委会办公室秘书科汪家祺科长负责例会制度的施行,并承诺其本人一定会参加例会,听取大家问题并给予解答。

  关于区级领导是否参加例会,需要参考区领导的工作和行程安排,不能保证,但如果有时间一定参加。

  例会无法确定固定时间和地点,但可以保证会议前一天通知到各位代表,会议当天通知具体时间和地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初始对难民对穆斯林没一点成见。码几件事你们感受一下难民的威力。

  最早的时候难民过来东郭先生北欧给他们安排在很好的区很好的房子,免费拿车,安逸太久的圣母圣父见不得有人受苦。他们来了之后最初人少也是很好的,不工作专生娃不出来祸祸当地人,有些冲突大家也都当是文化差异没有引起注意。然而转折就从人口开始……

  如同文章@如鱼笺儿的文章《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里所说当穆斯林的人口在一个地区到达一个比例,他们底气就足了,因为他们就像狼一样是以伙出现的。去过土耳其首都的人都知道每天能听到祷告声很响亮,但是土耳其本身就很吵,会当成是文化差异。在瑞典大家可是很安静的,喜欢听风和鸟的声音,只有喝醉酒的人才会高声喧哗。难民来后,大早上他们就像广场舞一样放音乐。

  很多瑞典邻居初始被这种吵闹崩溃地报警,警察过去后难民说这是他们民族习惯,他们会轻点,警察走后继续加大音量,天天。北欧经过二战之后很警惕希特勒独裁,难民过几年拿到身份后有选举权,有些党派为了票数福利就是偏向他们,而警察也不能侵犯人权。在吵闹中大多数瑞典邻居选择搬家,难民呼朋唤友申请入住,渐渐的一个个区他们就算包圆了。而那些区手机北京pk10开奖直播只要有了他们治安就不可避免的下降,偷车盗窃,当地人住不下去纷纷离开。惹不起躲得起。

  瑞典是个均富的国家,讲究人人平等,即使是难民也不能让他们因生活条件太差而引起自卑。在人权问题上,全世界的圣母圣父都是猪一样的队友。难民们一工作福利就会停止,因为正常薪水是可以维持生活的。于是每个超市门口现在都有跪地乞讨的,每个超市!瑞典的学校是免费且包午饭的,难民一生至少四五个,此外他们每个孩子每月有一千二的津贴直到成年,一家子不工作一家子人人有福利。

  中东难民依然保持着轻视女人的传统,他们可以娶四个老婆,他们觉得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他们的后宫。调戏妇女在他们看来是一个男人理所当然的行为,这在北欧一般男生以为不齿。

  他们游行说瑞典报纸没有他们的语言,现在瑞典报纸杂志都有他们语言的版块,学校老师也会相应学习他们的语言,适应他们。有个包头只露出两只眼睛是幼儿园老师,小孩子说看着害怕,她说这是她们的文化,她起诉说幼儿园要求她换装是歧视她,结果她赢了。现在她依然一身黑,只露两眼睛在幼儿园里看孩子们游泳给孩子们上课。

  有一些性格比较孤僻的瑞典女生很喜欢加入包头组织。穆斯林的团结在于他们内部公道。在宗教的指引下他们常常围在一起说生活,谁家穷了,其他人挨个说些有建设性的致富意见,并且!帮助穷户实现。聚会的钱大家平摊,有钱的多出,谁不分享信息内部处置。这对于没有温暖的白种边缘人很有吸引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难民危机应该是当前欧洲最为关注和头痛的重大事件,一方面,以德国为首的欧洲诸国、海湾各国以及美国在研究讨论如何救援和分配接收难民数额,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联同叙利亚自由军、库尔德武装在与ISIS激烈作战;另一方面,一些国家的媒体却在幸灾乐祸、冷嘲热讽,一会揶揄德国的默克尔是慈善大妈,一会指责是美国一手扶持的ISIS,应当为此埋单。

  2015年1-6月,试图通过地中海前往欧洲有13.7万名难民,很多人通过蛇头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其中三手机北京pk10开奖分之一来自叙利亚。而前往欧洲的叙利亚难民,多是以前叙国内的政府公务人员、工程师、医生、业主、企业主等中产阶层甚至更高一些。

  他们是如何沦落到此的呢?

  没有人承认崩溃即将来临

  如果在2011年之前,叙利亚的中产们打死也不会相信有今天。属于西方发达民主的国家的中产阶级理论被他们非常不恰当地运用于叙利亚这样一个专制国家,虽然绝不敢在阿萨德家族统治集团面前得瑟,但这些中产一直认为自己所在的群体是上联统治核心、下接贫苦基层,保持国家和社会安全与稳定的中流砥柱,是社会的精英和民族未来的希望。他们对下层的苦难与诉求并不关心,因为其主要的工作是服务于或附从于阿萨德统治集团,跟着吃肉的喝汤,从而也积累了还算殷实的家产。他们自为是既得利益者而不愿改变现状,认为阿萨德家族统治下的国家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虽然对以色列屡败屡战,但叙军力庞大,是不折不扣的地区军事大国;虽然对民众有些残忍、腐败也深入骨髓,但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问题,随着叙利亚的发展,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尤其现任总统巴沙尔是前任领袖之子,家产富可敌国已不再需要贪腐,还曾留学英国研习医学,34岁就成为总统,思维开阔、观念先进、年富力强、敢闯敢干,夫人阿斯玛也美丽大方,是当仁不让的“明君”。同时,叙利亚中产们更认为,除了老阿萨德和巴沙尔领导下复兴社会党,没有任何政治势力能够控制得住叙利亚这样民族、宗教和外部环境都极其复杂的地区大国,更不相信有任何势力和力量能够挑战阿萨德家族的统治。所以,叙利亚的中产们往往比阿萨德统治集团还要敏感于各种变天的话题,对于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论调,他们喜欢很理中客地嘲笑:看网上,觉得叙利亚明日就要变天,但回到现实,沐浴着温暖的地中海之风,看到喧闹的菜市场和匆匆而过的各类白领,就会真切地明白:天永远不会变。

  灾难来临

  然而事与愿违。21世纪初期爆发的经济危机引发了世界范围的低迷下滑,尤其是美欧等经济原动力大国发展停滞,导致一些靠向之出口而营利生存的国家社会发展滑坡,民生愈加困难,所谓高腐败、高集权、高增手机北京pk10开奖直播视频长的模式被彻底打破,长期被经济增长所掩盖、压制和减缓的各类政治、经济、宗教等深层次矛盾集中爆发。北非、中东地区迅速爆发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政治剧变。

  没有出现叙利亚中产们认为的在变天之前必有的乌云密布和疾风骤雨,更没有历史书上所说的造反领袖——造反理论——造反武装的传统模式,“阿拉伯之春”完全是一种依托于互联网、移动通信器材等现代技术的无领袖、无中心模式。短短数月间,利比亚之父卡扎菲横尸街头,埃及之王穆巴拉克被关入笼子。

  而被中产们看作是固若金汤的叙利亚却上演了“阿拉伯之春”中最剧烈、最血腥的一幕。1970年上台的哈菲兹?阿萨德及其家族和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在叙的集权统治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宗教、民族仇恨和政治、经济危机。其子巴沙尔?阿萨德继任后,曾一度想以改革化解各种矛盾和症结,但终因牵动深层既得利益集团而废止。当国内爆发和平抗议与游行之时,“明君”巴沙尔一改医生的慈悲面目,毫不犹豫地祭出了坦克、步枪和迫击炮。由此引发军队倒戈和各地民众武装纷纷起义,叙利亚自此陷入战乱。而由于内战长期不决,2013年,ISIS极端宗教势力乘机进入叙利亚,情况也就更加复杂了。

  左右不是人

  叙利亚中产一直认为自己这个阶层是左右国家方向的中坚力量,而真到关键时刻才发现其实连屁都不是。

  对于阿萨德统治集团,这些中产以前本来就是自己可以随时抛弃的走狗,而且跟着自己也占了不少便宜,所以巴沙尔军撤退之时从来不随带这些中产。何况,随着战事的激化,阿萨德统治集团本身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2015年,去巴黎看望女儿的叙利亚一位退休公务员阿布?贾米勒表示:“现在国库已经空虚。叙利亚政府军以及支持阿萨德政权的准军事组织‘沙比哈’的民兵已经4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这说明情况已经相当严重。”叙利亚镑的迅速贬值(它与美元的比价在今年3月为200比1,如今已经跌至300比1)更使民众感到恐慌。这位自称政治上中立的人表示:“在伊德利卜市失守的时候,人们都在谈论叙利亚镑的贬值以及物价上涨的问题。”因此,由于底层或者造反或者已无油可榨,中产就不再是阿萨德统治集团的助手或走卒,而是唯一可吃的肉。随着战事的一再激化,巴沙尔政府针对中产掘取财富和兵源的力度在逐渐加大。

  在底层民众眼中,叙利亚中产阶层就是阿萨德统治集团压榨和迫害他们的帮凶,而由于阿萨德统治集团的核心成员都有军队重重保卫,中产则成为各种起义军或暴民们最首当其冲并代价最小的报复和劫掠对象。2012年,有视频显示,叙利亚政府一栋大楼被攻占,其中巴沙尔政府的工作人员被暴动的民众一个个从高楼上扔下摔死,场面极其血腥。

  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中产迅速分化为三类:一是与巴沙尔政府联系紧密的,主要是政府和官媒中人,继续发自内心地为巴沙尔摇旗呐喊。但这些人也往往成是叙各类反抗军最痛恨之人。2013年5月,叙利亚国家电视台最为活跃的战地女记者雅拉被自由军狙击手一枪爆头身亡。

  二是部分中产则成为起义军领导人。叙利亚自由军法鲁克旅(后转入伊斯兰军)在起义军中实力战力均非常强悍,据称旅长Geneidi在起义之前是一名律师,并宣称:胜利后我不会从政,而是重新将回到法律界。而一些地方实力派则乘乱起兵,组成各类起义军对抗巴沙尔政权。

  三是大部分中产沦为难民。

  去欧洲

  沦为难民的叙利亚中产同其他难民一样,一开始都是被安置在土耳其、约旦等国。底层的难民对生活期望值低,有的干脆抱着拼上一把的心态,回国或参加自由军、或加入基地组织努斯拉阵线甚至ISIS,直接投入到内战之中。而大多叙利亚中产仍然抱着一种不关心政治的态度,他们始终认为,无论何种政府统治,那怕是奴隶社会,也是需要有一技之长的医生、工程师、教师的,他们觉得自己在叙利亚成功的经验同样能够在其他地方适用,也可以在欧洲等发达国家受到重视并谋得和以往一样体面的工作。于是,一场不惜代价的苦难之旅就开始了。

  2015年8月27日,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汽车站附近的公园,大量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在这里聚集,经过短暂休息和停留后,他们将继续背井离乡的逃难之旅。新华社记者采访了来自叙利亚南部的马哈茂德。在了解采访意图后,他满含热泪,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在海上失去了12个人”。马哈茂德原是一名商人,除了在叙利亚开公司外,在英国、美国、印度和阿联酋均有自己的公司,和他一起逃难的家族成员中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老师,家庭生活水平高于叙利亚中产阶级,原本生活殷实幸福。但自从2011年内战爆发后,一切都变了。为躲避战乱,马哈茂德变卖了所有家产,选择离开叙利亚。他选择的是最廉价(每人大约花费3000-4000美元)、最热门的路线,从叙利亚到土耳其,经希腊、马其顿,进入塞尔维亚,购买到车票后继续向北前往匈牙利,再进入奥地利。最终目的地是德国。被问及抵达德国后的打算时,马哈茂德说:“我打算继续我的生意,其他人有的会找工作,有的继续接受教育。我们要在安全的地方开始新生活。”

  但是,即使千辛万苦到达德国,一切都会如他所愿么?叙利亚中产的苦难之路还远远没有结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12日,从英国伦敦、丹麦哥本哈根到澳大利亚悉尼,当成千上万民众走上街头,高喊“欢迎难民”之时,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却被曝放言,欧盟国家分摊难民的方案就像“白日做梦”,并称欧洲国家应该向叙利亚周边国家“砸钱”,让难民“从哪来、回哪去”。

  德国《图片报》11日对欧尔班进行采访时问道,您认为未来来欧难民应去往何处?欧尔班答道,“让他们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他表示,很多来到欧洲的移民并不是严格意义的难民,因为这些人并非来自战乱地区,而是来自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边境的难民营,“那里其实都是安全的”,并称“人的基本权力指的并不是获得更好的生活,而仅应为获得安全和尊严的权力。”

  欧尔班建议称,欧盟国家应向上述叙利亚周边国家提供约为30亿欧元(约合34亿美元)的援助,“如果必要,更多也可以,直到阻断难民潮。”

  欧尔班同时评价欧盟国家分摊难民的方案是一个“幻想”。他说,欧洲国家的一些领导人“都生活在梦的世界”,他们对难民问题的严重程度及其带来的危险“毫无头绪”,“况且我们真的可以阻止那些难民前往他们希望去的国家么?如果他们想去德国,谁又能让他们留在爱沙尼亚、斯洛文尼亚或者葡萄牙呢?”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约17.5万名来自中东和非洲地区的难民经匈牙利涌向欧洲,以期躲避战乱和贫困。匈牙利警方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仅10日一天,警方就在边境地区逮捕3600余名非法移民。

  自欧洲难民危机持续发酵以来,匈牙利一直站在反对面。近期,为阻止大批难民经匈牙利前往西欧,匈政府先后出台政策在边境地区架设铁丝网和高墙、计划在边境部署军队并拘捕试图非法越境的难民。匈牙利相关举措及对待难民的态度已经引发舆论广泛批评。

  更甚之,继匈牙利女摄像师被曝踢倒难民后,一段拍摄于匈牙利与塞尔维亚边境地区一座难民营的视频近日在互联网上再次引发不小争议。视频显示,多名匈牙利警察戴着医用口罩,把装有食物的塑料袋抛向难民,以致出现难民争抢食物的混乱景象。

  一些人说,匈牙利警方的做法犹如投喂围栏中的动物。匈牙利政府对此行为辩解说,这些警察已工作数月,试图照顾数万名每天不停抵达那里的移民,并称可以看出他们曾试图维持秩序。

  奥地利总理维尔纳·法伊曼曾直言,“大批希望逃离的难民都挤在火车车厢里”,“匈牙利对待难民的一些方式让人想起纳粹时期那段欧洲大陆最黑暗的日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国留学生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当属所谓海归。

  在美国,欧洲一些大学,还举办讲座,让来自大陆的一些先归者讲述他们成功的经验,以吸引更多的人材从海外归国。

  1442047385231714420473852317

  被迫害致死的哈尔滨前副市长朱胜文。(网络图片)

  这使我想到一位我所熟知的先归者大起大落的结局,写出来或许能为后归者借鉴。他就是被迫害致死的哈尔滨前副市长朱胜文。

  就让我从朱胜文的起家谈起。1977年,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下乡10年的老三届毕业生朱胜文以优异的成绩被破格录取到哈尔滨商学院。

  根据当时的规定,30岁以上的考生只能被师范院校录取。但朱胜文在数学外语等主要科目上的考分几乎满分,总分名列全省前茅。

  商学院的招生老师便千方百计将朱胜文网罗而去。四年后,朱胜文以超优学业毕业,随即前往意大利米兰马铁国际商业管理学院留学。

  他苦读一年,获得商业管理硕士学位,便回到母校,担任商业系主任。可以说,朱胜文是改革开放之后,最早在西方获得商业管理学位,回国效力的海归派成员。

  朱胜文在学成回国后,立刻受到重用,被提拔为商业系主任。在他的经营下,商业系很快成为全国同类院校中的佼佼者,他个人也成为最早利用西方理论阐述商业发展的知名人物。

  就在他踌躇满志,要在家乡也创办出一所哈佛管理学院之时,他的命运出现转机,也为最终的毁灭埋下祸根。

  1986年,朱胜文参加了一个振兴哈尔滨商业的研讨会。他在会上的演讲中,大胆提出东北人必须消除懒惰,从根本上改变经商态度,加速引进外资,彻底改变计划经济时期那种重工业老大的心态。

  这些话在今天听起来没有人会感到新鲜。但要知道,在当年,往往跑遍整个哈尔滨,也找不到一家卖早餐的铺子,这足以说明当时东北人的经商之道。

  朱胜文的观点使与会者的为之一振,而听众中包括了哈尔滨市委书记宫本言和市长李根申。

  这两人当时铁心要改变哈尔滨在商业上大大落后于全国同等城市的局面,发誓要恢复20世纪初哈尔滨是“东方小巴黎”的美称。

  当时哈尔滨的民众都戏言,如今是领导哈尔滨的一个是日本的宫本,另一个是美国的里根,都是大能人,哈尔滨有望了。

  他们两人当时正苦于没有一个领导商业的开创性人物。朱胜文的突然出现,让他们不亦乐乎。在经过反复审核调查研究之后,市政府决定破格提拔朱胜文为市商委主任兼市政府秘书长。

  据说,当时朱胜文一心一意要建设哈尔滨的“哈佛管院,”不想介入官场,开始并没有立即同意。最终是市长李根申三顾茅庐,说服他出山。

  这些都是传闻,但有一点是确实的,朱胜文出身贫寒,祖祖辈辈没有当官的,没有受到过任何干部子弟都会得到的熏陶。

  他父亲是木匠,大字不识一个,但从小对子女管教严格,六个孩子中培养出了五个大学生。最终当官的只有朱胜文一人。

  就这样,这位最早的海归派便走上仕途,一时间雄心勃勃,执意要为改变家乡面貌尽力。朱胜文的才干很快得到体现。

  在几年时间里,哈尔滨的商店数量剧增,餐饮服务业则跃居东北前列。他也很快升任副市长,主管计划,商业和外贸等。

  在他的领导下,哈尔滨每年引进的外资都创下纪录。了解朱胜文的人都评论说,此人最了不起的一点是他的创意和前瞻思维。

  比如,是他最早提出要开发东北的冰雪资源,将原来只是小打小闹的冰灯展览重新包装,使哈尔滨一举成为世界冰灯之都。

  他还提出,哈尔滨必须发展为新型国际贸易都市,以及建成“中国第一内陆港”的设想。如今中央政府提出振兴东北的计划,朱胜文的上述设想仍然具有相当大的意义。

  对于绝大多数海归派来说,朱胜文的业绩都相当令人羡慕。但是此人最大的弱点是根本不懂为官之道。

  接近朱胜文的人都说,他一向近君子,远小人,仗义而鄙财,恃才傲物。这使得他在民众中口碑高耸。

  比如,他担任副市长六年之久,四口之家一直住在不满七十平米的三间公寓,多次拒绝了分配给他的豪华市长楼。

  在后来他遭暗算,成为所谓腐败典型时,专案组成员根本不相信这是他唯一的住房。这都是后话。更重要的是,朱胜文从不巴结后台,认为要靠本事和业绩讲话。

  例如,在朱胜文任副市长期间,黑龙江省新来了省委书记岳岐峰。当时各级领导都纷纷前去拜见,但朱胜文竟然是市委领导中唯一没有去的。

  在一个物欲横流,官场为赌场的时代,朱胜文的想法,作法显然是可笑的,更遭人嫉恨。但他的厄运始于1995年的某一偶然事件。

  在一次例常的上级财务审核中,审计人员发现哈尔滨社会劳动保险基金中有一千六百万元巨款不翼而飞。经查证,这笔巨款是被借给了一家私人房地产开发公司。

  这是严重违法国家政策的犯罪行为。朱胜文奉上级指示追查过程中,发现批准这笔贷款的人是主管公检法的副市长岳玉泉。

  更为严重的是,名为聚兴公司的这家房地产开发商濒临倒闭,根本无法偿还这上千万贷款。但朱胜文蒙在鼓里的是,其实市政府的其他主要领导都知道这件事,只不过没有人愿意得罪这位后台强硬的警察头子。

  在当时的哈尔滨,岳玉泉被公认为头号地头蛇,黑道白道都玩得转,得罪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他的两个儿子在当地更是黑社会老大,罪恶昭彰,民众们都敢怒不敢言。

  有一次他的二儿子犯事,被当地一家公安派出所抓获,结果他开枪把所长一条腿打断,扬长而去。该所长反而被降职调离。

  这在哈尔滨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事件,但岳玉泉的地位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岳玉泉向来不把朱胜文放在眼里,非常嫉恨这类突然受到重用的知识分子,这在市政府是人人皆知的事实。

  如今朱胜文胆敢调查他非法挪用据巨额公款,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朱胜文的调查还没有开始,另一张罗网已经在自己头上张开。

  1996年,中纪委根据揭发检举,下令哈尔滨调查国贸城总经理张庭蒲腐败案,并成立了以岳玉泉为首的专案组。

  张庭蒲在被捕后,受尽酷刑折磨,处于崩溃边缘,到了专案组说有什么罪,就认账,让咬谁,就咬谁的地步。

  据接近专案组人士透露,张庭蒲当时是咬遍了所有省市主要官员。但令专案组最感兴趣的,只有朱胜文。在诱逼之下,张庭蒲编造出自己曾经给朱胜文受贿七万元的弥天大谎。

  很快,朱胜文被秘密逮捕了。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包括家人在内的外界无人知道他被关押在何处,是死是活。

  从第一天起,专案组便使用各种各样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来逼供诱供,旁敲侧击,让他“坦白”同张庭蒲的关系。

  不明真相的朱胜文开始努力解释自己的清白,结果随之而来的便是电击,坐老虎凳,蒙头暴打,上绳(用麻绳捆吊)。

  最终竟然被秘密押解到北安监狱死牢中,并警告他,不承认,就是死路一条。专案组成员还提醒他,如果他死了,那便是畏罪自杀。朱胜文选择了招供。根据专案组的提示,他承认两次在办公室接受张庭蒲共七万元的贿赂。但是朱胜文却设计好一个圈套,以备在法庭上彻底揭露专案组的暴行。

  因为是编造,张庭蒲和朱胜文在所谓受贿问题上的口供根本驴唇不对马嘴,尤其是在具体的受贿时间和地点上。朱胜文在被迫编造自己的罪行时,有意选择了两个日期,并被专案组接受。

  实际上,这两个日子,朱胜文根本在外地办公务,不在市政府上班。这是市政府日志上明确记载的,有案可查。这后来给了专案组致命的一击。

  1997年11月21日,法庭开始审理朱胜文一案。专案组根本没有料想到的是,朱胜文抛开律师,慷慨陈词为自己辩护,逐条驳斥对他提出的指控,并详细揭露了专案组酷刑逼供的暴行。

  在张庭蒲受贿指控上,他明确指出,这是彻头彻尾的栽赃陷害。朱胜文说,专案组需要的只是认罪,因此对受贿日期时间这样的重要内容都根本不屑核实。

  他还提出让岳玉泉回避此案的要求,揭露此人是为了掩盖自己非法挪用公款,而打击报复。旁听的许多人回忆说,朱胜文当天在法庭的表现,令人肃然起敬,多次博得掌声。

  他的陈诉,使得专案组和法庭乱作一团,不得不宣布休庭。朱胜文后来将法庭的陈诉写成近万言的申诉书。

  这份申诉书后来广泛流传,引起联合国和国际特设组织的高度重视。1998年,联合国将朱胜文一案写入年度报告,要求中国政府进行调查。

  国际司法界专家后来评论说,在一个法制国家,朱胜文的法庭的陈诉足以使自己被当庭宣布无罪释放。但在一个专案组说了算的国度里,他无疑是自取灭亡。

  休庭后的法庭没再开庭。1998年3月对朱胜文作出无期徒刑判决。据报,专案组提出判处他死刑,但未获最高当局批准。经上诉,朱胜文后被改判17年徒刑。

  就在他刑期过半,申请病保之时,传来他于12月29日在狱中突然死亡的消息。官方的解释是,他跳楼自杀。但是这其中却充满了疑点。

  专案组的人都清楚,如果朱胜文最终冤案得到伸张,那就意味着他们政治生命的结束。因此,让他永远闭嘴,可能会延迟那一天的到来。

  一个先归者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我想说的是,现在有人把朱胜文的死因仅仅归咎于某些个人的恩怨上。

  但是在更深层次上,则是在一个司法腐败的国度里,任何人的权利,甚至连高官的权利,都无法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河殇》中有句名言,在一个保护不了老百姓权利的国家,最终也保护不了它的主席。作为一个海归派,朱胜文仅仅想到的是振兴经济,实现个人才干。

  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这蓬勃发展的经济大潮并没有丝毫提高个人的权利和安全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